您现在的位置: 黄泛区农场育红学校 >> 名师工作室 >> 教海探航 >> 课改随笔 >> 正文  
我的教育模式“三部曲”(姚淑翼)
作者:yuhong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0 发布时间:2017/12/26



教育需要思想,需要智慧,更需要爱。有了爱,教师才能真正尊重每一个学生,才能尊重每一个生命,才能不断进德修业,才能永保职业的激情。

说起我的教育生涯,就不得不说我的一个重要身份——班主任,我从参加工作以来,我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初当班主任心情又高兴、又激动。办公室的老教师就提醒我:“这当班主任啊,第一天就要能震住学生,震不住的话,你以后就不好管了……”可我却不这样想,我心目中的班主任应该是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师生关系像朋友一样。心中对班主任工作充满了期待……

“和蔼亲民”的模式

第一次走进课堂,面对那一张张陌生的小脸时,我觉得每一张脸都是一个童话、一首小诗,都是花一样的可爱。从心底里喜欢的不得了,非常期待走进他们的世界。上课给他们传授知识,下课和他们做游戏,我们展现着最和谐的师生关系,此时我的班主任工作正式开启“和蔼亲民”的模式。

短短几天的接触之后,学生开始显露出他们的差异。一些学生开始暴露出缺点甚至恶习,有的上课做小动作,有的下课欺负别的同学,还有的还口吐脏言,这时我会安慰自己:“谁不犯错误,谁没有缺点呢?否则那还叫孩子吗?教育一下下就可以了。”我一度被自己的包容心所感动。

“穷凶极恶”的模式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当一次次循循善诱与谆谆教导碰了壁,焦躁的阴影开始笼罩爱心,语气开始严肃,老师爱心的湖水激起了涟漪,亲切的教诲变成了批评与责怪。耐心没有了,爱心丢失了,我的脾气也变得急躁了。我为当初没听老教师的指点,没能先给学生个“下马威”而后悔,从此,我的班主任工作开启了“穷凶极恶”的模式。     

我的教育成了简单粗暴的管制,不管犯什么错误,都会被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直到学生流下“惭愧的眼泪”心里才会满意。甚至叫家长,对犯错误的学生的家长,有时态度也很嚣张。在校园里从来不给学生露出笑脸,对学生的行为也是非白即黑,作业不好好写就“撕撕撕”,上课不注意听讲就“批批批”,违犯纪律就“罚罚罚”,学生在这样高压政策下,变得乖了,教师与学生心灵之间竖起一道无形的墙,学生见老师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学生的学业虽在一天天长进,可再也难寻发光的眼神,难觅天真的笑容。当年我曾经教过的那届学生里,有两个学生现在在某驾校当教练,我家妹妹在驾校学车,聊天的时候无意说到了我,那俩学生吃惊地说:“原来姚老师是你姐啊?”我妹说:“是啊,她也准备来这个驾校学车呢!”那俩学生说:“不会吧,上学的时候姚老师可厉害了,现在我们见了她还害怕呢,千万可别找我俩教她呀,她往车上一坐我们一紧张,万一踩刹车踩成油门怎么办啊?”我妹说:“咱们确定说的是一个人吗?我感觉她在家脾气可好了!”事后我妹对我说:“众所周知学车时教练厉害,你把那么厉害的教练都吓成那样,你到底在学校得多凶啊!”我想这就是僵硬的师生关系,带来的后果啊!

“艺术教育”模式

后来,我反思自己行为,我不断地问自己,到底班主任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我想:既不能是刚开始的放松,也不能是后来的严厉,而应该“严而有度,爱而不纵,恩威并施,宽严相济”,爱心不是一时的冲动,不是短暂的付出,爱心更需要恒心的支撑!于是我的班主任工作正式开启“艺术教育”模式。

网络上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骂出来的老公嘴服,疼出来的老公心服,换成学生也是一样,“骂”出来的学生嘴服,爱出来的学生心服!你一味的批评说教,学生未必听得进去,但你如果先前给予了学生充分的爱,万事都从学生的角度考虑,学生打心底里敬重你,那学生对你的教诲也会言听计从,换句话说就是亲其师信其道,班主任工作就要“爱字当头”,

学生生病了,我着急的领着去看;学生闹情绪了,我寻找原因,帮助疏导;好朋友闹矛盾了,我“妙计”让学生握手言和;学生遇到困难,我第一时间出现;学生自卑,我的鼓励让学生脸上逐渐露出笑容;后进生学习困难,我不辞辛苦,课后补习;我的信任,让淘气的孩子“回头是岸”;我的宽容,让犯错的孩子“迷途知返”……

也许我送给学生的只是一个温暖的眼神,一个明媚的笑容,一句关怀的话语,虽然很微小,但事实却证明了:有爱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有爱的教育,才是幸福的教育。

爱,并非凡事都迁就、顺从学生。批评和表扬一样重要,只是要掌握好这个“度”。今年我担任六年级的班主任,六年级的学生正处于少年期到青春期的过渡阶段,内心脆弱,自尊心强,关于批评,我有两点建议:一是不轻易忽视第一个犯错误的同学,二是可尝试采用“退三进一”式批评方法,即在批评学生一个缺点的时候,不妨先表扬他的三个优点。这样,批评会让学生心悦诚服。

不久前,我们班级的值日组长蒋春林和另外一个同学王柳行一起到办公室找我承认错误,因为这个学生随手乱扔垃圾,而值日组长又没有监督到位。按班级规定,他们两个每人写了一份300字的说明书来交给我,当时,我首先对他们两人能够主动承认错误给予了肯定,又委婉地指出现在小事做得不精彩,将来大事也会做不来。这样一来他们感到难为情,但并不难堪,纷纷要求做一周的卫生监督,学生用行动净化了心灵,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应该说,屡教不改的孩子是一次又一次“难堪”累积而成的,我们每一位班主任都不该成为给孩子制造难堪的人。

现在我与学生的关系亦师亦友,无论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学生见了我都会很尊敬的打招呼“姚老师好”。学生有心里话不敢给家长说却会给我说,很多学生都加了我的QQ,我们也是畅谈无阻,学生犯了错误,不用像原来那样狠批学生,通过谈天,写反思,即能保留颜面,又基本能标本兼治,因为爱早已充当了排头兵。

从“教坛菜鸟”到“全场十佳班主任”,这是一条艰辛之路,也是一条成长之路,我的教育模式“三部曲”,让我拨开了教育的谜团,明白了师者的真谛……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2007-2013 黄泛区农场育红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黄泛区农场育红学校 网站维护制作:380215029 ICP备:豫ICP备XXXXXX号
    地址:黄泛区农场育红学校 电话:0394-2568779 document.write ('');